行乐型宅柒

在迦勒底打工的审神者

我英乙女群宣

川穹:

啊…总之来群宣一下。要求很简单,语c国际三禁。可原创皮。
但是原著皮优先啊啊啊!!!!

求你们了来玩吧。
群号是738762892

求大三角!

占tag抱歉

【刀剑乱舞乙女向企划 苇中原】厚藤四郎线·二

企划详情请戳@刀剑乱舞苇中原企划号 

⚠️人物OOC预警⚠️

================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香味,暖黄色的灯光为周围的镀上了一层蜂蜜,温暖着这条街的每一个角落。 这里是糖果街,充满着欢乐与活力的地方。那时的自己一时兴起的走进这里,却不想看到了吹雪的笑颜,暖色灯光温润了少女的脸颊,辛苦的工作并没有减少少女的魅力,反而为她的脸颊刷上了一层绯红色。那时的她看见了自己,门上清脆的风铃声如同冰糖敲击玻璃杯壁,她笑着欢迎自己,脸上还沾着一小块乳白的奶油,明明是再普通不过的场景,不知为何却令自己印象深刻。 “厚君?”吹雪停止脚步,望着比自己高一个头的学弟有些疑惑,眼睛里映照着的,是厚有些愣神的双眸。 “啊,抱歉,想到了一些事情。”厚笑了笑,眼前却是满满都是吹雪的模样。 “唔,那我们去休息一下吧,买了这么多材料,应该也够了。”吹雪笑着扬了扬手中的纸袋,眼睛却直视着厚,黑色眸子溢满了担忧的情绪。 果然是太勉强了吧,厚君本来也有学生的生活,连周末时间都被自己占用了,虽然是他说什么“不能让前辈一个人去”,但是自己总会有些过意不去。 “那不如送他礼物吧。”月见这么建议道,“女孩子的礼物可是很有意义的,从各种方面来说。” “但是突然送礼会不会……太奇怪了?”吹雪这么说着,手中奶泡杯小心地勾出了最后一笔心形图案。 “奇怪?安心,反而那家伙高兴还来不及呢。”月见轻啜一口咖啡,满意地点了点头,“这可是来自前辈的经验哦。” “厚君喜欢的东西吗?我记得……”吹雪小声的嘟囔着,手指卷着柔软的发丝,眼睛在不停后退的小店间打量着,就像太阳穿透灰云的第一抹阳光,吹雪停下了脚步。 “抱歉,厚君可以先去吗,有点事情……啊,也不是什么大事,那一会儿见。”吹雪抽开了握住厚的手,微风扫过厚的手心,带走了两人的在手心传递着的湿热气息,徒留一丝凉意萦绕在他的指缝。 “还是这样粗心大意啊,前辈,把男伴一个人丢下什么的……”厚有些无奈的揉了一下额头,手中的茶匙搅动着玻璃杯,茶香四溢,水雾缭绕,恍惚间,厚又想到了那一天两人的相遇。 “前辈也会对这种古老的东西感兴趣吗?” “啊,你说那些钥匙啊,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古旧的东西啦。”吹雪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擦了擦手,来到了厚的旁边。 厚的指尖划过一把把钥匙,柔软的指腹描画着它们的痕迹,凹凸不平,一道道纹路里沉积了它们见证过的岁月,也在向过往的人们诉说着它们绵长的故事。 “那把钥匙是属于一位女孩子的”吹雪看着厚抚摸的那把钥匙,像是想到了什么故事,神情有些悲伤,“那天的雨下得好大,在我准备关门的时候,迎来了这位客人。” “欢迎光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吹雪笑着说道,但是女孩像是没听到似的,紧咬着嘴唇,像是在做什么决定。 “如果是姐姐的话,可以吗?”小女孩这么询问道,稚嫩的小脸上满是泪水的印记。 “我家的祖母,很喜欢吃你做的甜品。”小女孩这么说着,哭泣的小脸上却仍然有一丝笑意“祖母对我很好哦,每次都会在爸爸妈妈看不见的时候给我半块蛋糕,这把钥匙也是祖母的!”说完这些,女孩又有些想哭了。“但是祖母已经过世了,父母在收拾遗物的时候连这把钥匙也想要收走,所以,姐姐”女孩顿了顿,语气有些哽咽“可以帮我留下这把钥匙吗?这样我每次来这里的时候,都会看到祖母了!” “好的”吹雪这么说着,眼睛里竟也有了些许光点,“你的祖母也大概会很高兴的,最爱的孙女一直记得她这件事情。” “那后来呢?那个女孩来过吗?” 吹雪没有答话,只是静静抚摸着那把钥匙,阳光穿过云层,在店里留下了一束光,亮晶晶的灰尘在光束中飞跃消失,只有少女静静待在那里,破旧的樱花发卡在阳光下闪烁着晶莹的光。或者在那个时候,自己的内心就产生了一丝悸动吧。 “厚君,抱歉久等了”吹雪攥着手中的纸袋,递给眼前的人。 “这是……?” “礼物!厚君最近果然有些太勉强了吧,又是打工又是上学什么,我还提出了合租这种任性的要求,所以,希望厚君能收下它,就当做感谢了!” “可以……拆开吗?” “啊,恩,当然可以,它现在已经是厚君的了。” 厚拆开纸袋,露出了一只精致的怀表,金色的表盖有一丝褪色,但是却刷上了一层时间的白。沉下心,在清冷的咖啡馆里甚至能听到指针走过的声响,一如自己的心跳。 “谢谢你,前辈。”

手机被盗

手机被盗,更文暂停中…

每天一篇的英灵记事

Day3.高文X你

性向不定,欢迎代入

这篇写的有点崩,我对不起他(抽泣)

以及这文居然会被屏蔽,害怕.jpg

每天一篇的英灵记事

Day2.尼禄X你(不分性向,欢迎代入)

老规矩,雷者请自觉点叉

文笔渣,轻喷

===========

你的指腹摩挲着斑驳的木椅。

快溢出花圃的蔷薇香味夹杂着微风萦绕在你的鼻尖,耳边传来的,是水滴轻敲石壁的素音。如同碎冰敲击瓷瓶,又似微风抚摸轻铃。

然而夺走你全部身心的却是一名娇小的少女。

金色的发丝连阳光都成了陪衬,鲜红的长裙烧的比蔷薇还艳丽,少女扬起嘴角,姣好的容颜就像这座精美的蔷薇花园。

少女的名字叫尼禄,是与你契约的剑之英灵。以暴名和美名君临罗马的少女。既爱美人美酒也爱罗马帝国的伟大皇帝。

她看着你发神的面容,笑着向你伸出了手,黄金战靴在温润的大理石上敲出脆响,一如你的心跳。

你低下头,不敢直视美丽的她。你既不是伟人也不是美人,你的一生用“平凡”便足以概括,这样的你能遇见尼禄便足够幸运,又怎会期待更多的奢侈?

你慌忙地想避开尼禄的手,却被晒得滚热的扶椅烫伤。尼禄心疼地拉过你的手,温润的指尖如同暖玉,轻抚着你的伤痕。

你想逃开这片温柔,却被尼禄的手指堵住了拒绝的双唇。她的微笑被阳光勾勒出了温柔的弧度,碧色眼眸里倒映的,满满都是你的身影。

正如尼禄所说,从她遇见你的那一刻起,美人?美酒?那些都不及被放在她心尖上的你,如同花蕊总是被花瓣包裹,你的命运也终会染上蔷薇的艳丽。

“余,名为尼禄,相应你的召唤而来。唔姆,是只属于御主的尼禄!”



每天一篇的英灵记事

Day1.贞德X咕哒君(BG)

性向不定,雷者请勿点进来

==========

映入眼帘的第一个物件就是那扇通向大海的门扉。

珍珠似得钢铁线条被扭曲重组,最后在无力的呐喊中组成了这扇门。

天空被云彩刷上了一层阴影,然而那阴影似乎重到天空也不能支撑,落入海中,化成了一滩灰黑的水。

就像是神明的眼泪。

少年转过身去,一抹白色的身影杵在教堂最顶层的阶梯上,手中的旗帜是和那人如初一致的颜色,比起周遭的灰白,那人像是钉在画面上一样,白的刺目。

少年情不自禁地走上前,看清了那人的模样。圣洁的白色长裙驱散了周遭的灰暗,金色的长发就算没有阳光,也丝毫没有影响它的温暖。少女转过身来,姣好的面容如同刚绽放的茶香月季,碧蓝的眼瞳像是抚平了少年的不安,她的嘴角微微上扬,像是为这个世界添上了温暖。

“日安,我的御主。吾名为贞德,为了守护你而来的英灵。”

【刀剑乱舞哨向企划】厚藤四郎篇·其一

企划详情请戳@刀剑乱舞ISAG 

⚠️男审神者⚠️

⚠️哨兵向导⚠️

都OK?请

======================
1.1
映入眼帘的只有漫天的风雪,曾几何时在窗外看到飞雪的兴奋,此时已全部转为深不见底的绝望。

还有几个小时自己就快死了,内瑟尼尔清楚的认识到这个事实。死亡是什么,在话本读到的死亡是幸福的化为泡沫,亦或者是在微弱火光中的家庭聚会,那时的自己曾一度认为死亡是不可怕的,因为它会给你幸福的记忆,所以你会怀着希望走向另一个世界。

“骗子。”内瑟尼尔这样说着,他的嘴唇已经被冻的紫红,只能模糊的吐露几个音节。当他被不认识的人灌下药剂扔在幽暗域最偏远的地区时他就知道了,死亡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它很冷,没有阳光下的泡沫更没有冬夜的火柴,只有漫天的飞雪和寂静的黑夜。

少年想尝试动一下手臂为自己扫去脸上的雪花,却只能发现它们早已和自己的脑神经中枢断开了连接,想想也是,那帮人为了害自己怎么可能会用普通的毒药,正如那帮人说的“这可是有价无事的宝贝,便宜你了。”

是那长着蛇脸的姑母?还是经常把目光锁定在自己身上的四姨父?嘛,这些都不重要了,内瑟尼尔想着,看来自己还是有点用的,至少在死前能敲诈那些人一大笔钱。

内瑟尼尔这样想到,心中却不自觉的想起了很多回忆,还在人世的父母和自己亲手制作姜饼屋的场景,和无尽域的那个小孩一起玩躲猫猫的场景,还有自己第一次在爷爷怀中看到满天行星的场景……真是,连泪水都忍不住出来了。或许话本说的是对的,自己可能真的会死,怀着美好的回忆死去,也算是一种幸福吧。

“喂,你没事儿吧,需要帮助吗”突然耳边传来了孩子的呼喊声。

这是安琪儿的声音吗?内瑟尼尔这样想到,却感受到一双温暖的小手附在了脸上,他抗拒着,却感受到那双手在自主为自己扫去积雪,同时那声音也越来越大,当他奋力地睁开双眼,看到了一张模糊的脸。

1.2
“呼!”内瑟尼尔猛地从床上做起,当他发现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天花板,冰冷的灯光刺痛了还没睁开的双眼。在逐渐稳定了情绪后,青年才缓缓睁开双眼,盯着手腕上有些破旧的手链呢喃道“梦……吗。”

这是他的记忆,是那个时候被旁系丢弃在偏远地方的记忆,那个时候自己本该死去,那双手的主人却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内瑟尼尔把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通过记忆感受着那个少年的体温,温暖的血液透过皮肤传递着那个少年的记忆,手链的饰品散发着那个少年独有的气味,内瑟尼尔贪婪的呼吸着,像是不满的孩子在渴求母亲的乳汁一样,尝试让自己的彻底沉浸在这份气味中。

“咚咚咚”有些细微的敲门声打断了内瑟尼尔的思绪,青年抬起头,深海色的眼眸凝视着自己的卧室门,没有任何表情。“内、内瑟尼尔大人,是您该起床的时间了”门外甜美的女仆声线颤抖着,像是自己在和魔鬼交谈。“我自己来就好。”“是、是。”少女像是得到了想要的回答,不稳的脚步声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内瑟尼尔重新将目光放回了自己手腕的碎石手链,半晌,才深情的吻住那颗早已褪色的珠子,沉吟道“最喜欢你了,厚君。”

1.3
内瑟尼尔变了,在他一跛一跛地踏进正在纵情歌舞的家族宴会时,就已经改变了。他早已褪去了儿时的青涩,冰冷的目光盯着那群穿着盛装的男女,如同看着一群神态夸张的小丑。

“你怎么会回来!你不是已经死了吗!死人就好好的待在该待地方啊!!”穿着盛装的女人歇斯底里的声音划破了这诡异的宁静,精致的容颜此时已经扭曲在一团,近乎恶鬼的神情令刚刚还在对女人诉说情话的男舞伴倒退了一步。

“啊,这不是四姨母吗?今年过的可好,有好好在家主坟前祭拜吗?”少年嘴角扯出一抹微笑,杵着破旧的木拐杖前进了一步,说道“又或者早已把自己亲手杀害的侄儿忘到了脑后?”

“你不要血口喷人!没有证据怎么证明!你当时失踪的时候我们可是连其他家族的星域都搜查了,费了好大的功夫!我们都很担心你,怎么能说是谋杀呢!二弟、二弟你说句话啊!”美艳的妇人用手肘示意着身旁的男人。

“是、是啊,尼尔,我们当时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来搜查你,为什么这样污蔑我们!”妇人身旁的瘦弱男人不甘心的反驳道,“既然尼尔回来了就好好休息好吗,最好去医院检查一下,这孩子受苦了总说些糊话,也不知道是学谁……”

“不劳您费心了,二姨父,我想我这颗脑子还没有糊涂到把杀人凶手当做亲人来对待”少年随时一翻,一颗米粒大小的听筒就出现在了他的手心,在璀璨的灯光下,冰冷的黑色机器像是在嘲笑着在座所有人瞬间铁青的脸色,“这是我爷爷在我失踪前一天埋在我手臂里的窃听器,价钱挺贵的,不过音质还算不错也算对得起那个天价了。”

少年歪着头,笑容更加温和,“四姨母不想听听吗,当年您说过的话侄儿我可是牢记在心呢”说着少年不顾女人尖利的阻挠声,摁响了开关。

“……睡着了吗?”在经历一段短暂的沉默后,一阵熟悉的女声传来。
“当然,这可是有价无事的毒药,还没有上架,不过药效肯定是保证的。”
“那就好”女人顿了顿,继续说道“不要留痕迹,事成之后,整个布鲁图斯都是我们的……听懂了吗?”“那是那是,夫人放心,小人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不!不!!他说谎!这是他通过电脑合成的!!”少年的四姨母失声跌倒在光洁的地板上,被侍女梳理完整的发型此时已变成了不堪的存在。

“这、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真如少爷所说,当年是夫人和……?”

“安静!”浑厚的声音打断了窃窃私语的人们,一位老者出现在少年的面前,岁月为他镌刻上了无数的功勋,苍苍的白发却并没有阻断他的精神,他的目光锁定着少年,有些暗淡的眼眸渐渐盈满了泪水。

“爷爷,我回来了。”少年扶起老人的肩膀。
“欢迎、欢迎回家。”老人张开臂膀,用已经不太宽大的怀抱,紧紧搂住自己孙子的身躯。

【刀剑乱舞乙女向企划 苇中原】厚 藤四郎线·一

企划详情戳@刀剑乱舞苇中原企划号 

⚠️原创婶婶⚠️

⚠️可能会有OOC,先放这儿⚠️

⚠️乙女向⚠️

都OK?请戳

====================

1.1
“前辈是有什么烦恼吗?”
 
在厚藤四郎第三次看到吹雪把樱花色素当做红曲粉混入饼干原料里时,问道。
 
“没有啦……欸!!我又放错了吗!”吹雪的表情有一瞬间的狰狞,但随即又像是放弃抵抗般似的,把失败品丢弃在一边,撑着脑袋盯着厚的俊脸发呆。
 
“其实,我最近租的房子到期了”在厚快撑不住崩掉人设的时候,吹雪终于说出了困扰自己一周的烦恼“以前那个房东收的租金太高,而且据说那条路上会经常有可疑的男人出没来着……啊,安心,我没有遇到过,只是听说、听说啦,所以快把打蛋机放下!”
 
“学姐如果担心的话可以找我啊,我可以一起,咳,可以送你回家啊”顺便把那些变态全部斩杀在摇篮之中。放下打蛋机的厚依然带着爽朗的微笑,只是吹雪隐约听到了自己买的二手打蛋机发出了腰折一样的声音。
 
“不要啦,好不容易有一个改变环境的机会,我才不要错过”吹雪没有形象的伸了个懒腰,恰逢阳光透过玻璃窗笼罩在她身上,浅蓝色的眼眸微微眯起,细密的睫毛在光中微微颤抖,在阳光的修饰下,厚就像是看到了盛夏的浅浪,带着在烤箱旋转的曲奇香味,一次次地冲击着厚那颗不太坚定的心。
 
“如果前辈需要的话,我有一个不错的建议哦”厚强行压住自己心中的那点渴望,带着爽朗的微笑说着“最近那栋苇中原开始招收房客了,现在的话应该还有好一点的房间吧。”
 
“但是有租金问题啊,如果一个人住的话租金肯定……等等,一个人住?”吹雪低头想了一会儿,猛地盯住了还在发愣的厚。
 
“厚君的话,是在学校住吗?”吹雪的眼中似乎发出了狼一样的目光。
“恩,啊,姑且是的”被这样的目光盯着的厚猛地抖了抖。
“那,厚君愿意成为我的室友吗?”吹雪眼中的目光更甚,手也不知不觉握紧了厚的肩膀。
“啊,那,那个,前辈……”
“工资增加一半,怎么样?”
“成交。”
“太好了!”像是解决了大事一样的吹雪松了口气,随即拍了拍自己学弟的肩膀说道“那就请多指教啦,厚君!”还解决了安全问题,真是便利呢,有个学弟。
 
剩下杵在原地的厚愣了好一会儿,半晌,才摸了摸自己头发,难以置信地笑道:“我这是,成功了一大半吗?”
 
1.2
白色的糖霜铺在奶黄的面包上,金色糕点缀了些许香甜的桂花,长发的少女把头发高高挽起,系着奶黄思围裙的她,对正要送进烤炉的曲奇做着最后的装饰。少女的额上有些细汗,发丝也紧贴在皮肤上,但此时的少女却是满脸的微笑,在温暖灯光的润色下,少女嘴角的弧度更显得柔和,就像是梦一般美好。
 
柚木月见推门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除去在一旁莫名警备的某个男大学生,其他的场景真的挺美好的。
 
“月见!好久不见!”听到开门声的吹雪看到了来人赶忙解下围裙,像是飘飞的蝴蝶一样,扑进了月见的怀抱里。

“好久不见,吹雪,啊,这位是?”本想回抱住友人表达感激,但身旁越来越强烈的刺人感觉让月见愣生生把话题转到了厚的身上。

“啊,忘了介绍了,这是我的学弟,厚藤四郎,目前是我的店员,也是和我一起租房的友人。厚君,这是柚木月见,我最好的朋友,是一个超级厉害的设计师哦!”

“所以,你俩是在……同居?”月见翘着二郎腿,喝了一口刚泡好的花草茶,精心描画的眉毛舒展开来,漫不经心的说道“真是大胆呢,吹雪。”

“同居什么的,不要用怎么暧昧的字眼啦,只是室友一样的关系,硬要说的话,厚君就像是我弟弟一样的存在,很可靠呢。”吹雪笑着摆了摆手,一旁的厚却像是受了什么刺激,呆滞在原地。

“弟弟啊……”月见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毕竟她这个好朋友恋爱神经粗大到别人都向吹雪表白才明白被人追了的那种程度,当时那一句「原来你在追我吗」把那个学长打击的哟,和现在那个叫厚的小子一摸一样。

“说起来,月见为什么在这儿呢?那不成……”
“嗯,我也是这里的租客之一,虽说也是和一个男的租一起,但是我这边清况要更复杂一些,类似于老板和员工的关系”月见放下热气腾腾的茶杯,有些烦恼的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头,说道“是一个比较麻烦的老板呢,各种意义上的。”

“时候也不早了,那我就走了,明天见,吹雪。哦对”月见像是想到了什么,微笑着对厚说道“明天见,吹雪的弟弟君。”女人可是很记仇的哦,厚君。

“厚君,怎么感觉你脸色不太好,是生病了吗?”送走月见后的吹雪看到一脸挫败的厚担忧的问道。

“没事,只是在快看到曙光的时候才发现一切都只是错觉罢了。”厚强迫自己振作起来,说道“说起来,吹雪前辈,你的饼干还在烤箱哦。”

“啊!”吹雪像是想到了什么,一头扎进厨房试图补救。看着少女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厚的嘴角划开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或许这样的日子也不错。

李白x你 标题太难了要不就算了吧

基友的农药文,而我咕咕咕……

川穹:

也许是李白个人向吧。
瞎捷豹吹。
也许会写守约。
我爱他。


李白是个怎样的人呢。

一篇诗,一斗酒,一柄剑,一个遥遥的天涯。
一袭白衣,一头棕发,一双海蓝清澈的眸子,一张总是带着笑意的唇。
他总是叼着一叶青叶,身上带着淡淡的酒香和不知名的清雅味道。摇摇晃晃的走在小巷里,手里拎着酒葫芦和长剑,偶然看见有富家子弟欺负妇孺,也就出手相救了。没等人家道个谢,空气里就只剩下一股清香。

李白总是一副醉醺醺昏沉沉的样子,可如果你对上他的眸子,那样的清明洒脱,盛着天空与海洋的辽阔,也满溢着那样的孤寂。
天才总是孤单的。
不管剑术还是才情,他都举世无双。
可他偏偏是个跟尘世牵扯不清的人。他的剑,他的酒,他的诗,都超然洒脱,飘逸风流。他却放任自己流于红尘。

恣意随性。
李白,几乎成了一个形容词。

李白啊,他喜欢月亮,喜欢山川河流,也喜欢大漠孤烟。他爱这世间的一切,也看的太透太清晰。
他的眼冷,心却极热。

很难想象李白会喜欢一个人,虽然他的眉眼间都带着三月融雪般的温柔,一举一动都会让某个姑娘误了终身。
可李白是个侠客。
是这世间的侠,也是这世间的客。
他不会为了谁停下他的脚步,不希望谁去追随他。
被追逐的,天上的一轮明月足矣。
他便是这样潇洒的人。

李白多情,可他心里只装的下一个景。
他去过扬州,心里便只有扬州的风。去了长安,便爱上了长安的月。
他也许遇见过一个姑娘,也像他一般酒香四溢,仗剑天涯。
那姑娘便悄悄住在了他的心里。
只是他不言。
如同风与月一般,留在记忆里飘着淡淡的杏花香。

长安已经许久没有剑仙了,可是你偶尔路过一家小酒馆,余光瞥见的,一袭白衣的青年靠着长椅,仰着头饮下一口清酒。
见你怔怔看他,漂亮的手在唇边做了个噤声。
一双桃花眼春水般弯了起来。
他拿起手边的剑放在肩上,摇摇晃晃的走向巷里深处。
花瓣纷纷扬扬。

他像是从未来过。
谁知道呢。
长安或许一直有个李白,或许他一直未曾归来。

农药原创人物设定

我才想起来我还没有摸我的设定2333

川穹:

手机不会整超链接,直接贴网址。虽然有点不好看。
https://shimo.im/docs/EgTSq3B3ioklDUw1

基友设定看我主页转发啦~
有想加入的小可爱可以私我。
走平行世界设定,一人可攻略多线。
也可以按照自己的需求来。